陈光标:我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肯定名垂千古

  “现在没有一个政府官员帮助过我,他们知道我高调,往往躲着我。”

  9月20日,媒体两篇报道《陈光标:“首善”还是“首骗”》、《切胃减肥背后的陈光标:业务瘫痪债务缠身》,令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光标再度陷入质疑旋涡。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媒体上述“大起底”报道发出24小时后,陈光标于9月21日15点58分,通过微博作出回应,称“两篇稿件道听途说、恶意诽谤、颠倒黑白”,要在9月23日召开发布会“展示有关批驳证据”。

  在中国商界,生于1968年7月现年48岁的陈光标,素来高调任性,常有惊人之举,他曾用人民币砌墙;戴雷锋帽、穿军大衣旁听全国两会;请美国穷人吃饭并给每人发300美金;宣扬收购纽约时报;卖空气……几乎每一次任性亮相,都引来了舆论关注,也常令他陷入质疑风波。

“任性”陈光标的22个头衔

  在最新一轮质疑风波中,媒体“揭底”陈光标的政商圈,曝称陈与几位落马高官以及丁书苗等人有牵连,且陈自称捐款总额达20亿元,可实际上是两三千万元。那么真相到底如何?陈光标身上有些什么头衔呢?

  “江苏黄埔”网站上的22个头衔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在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网站上,陈光标有22个头衔,除了人大、政协系统,他在十几个群团机构和社会组织任职,包括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、中国红十字会常务理事长、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、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、海峡两岸基金会副会长等,还是十届全国工商联常委。

  上述头衔中,可以查实的是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。

  “政事儿”自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官网中查询到,该官网2012年转载的一篇报道里,称陈光标系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。不过,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去年换届,官网显示,其现任会领导中没有陈光标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理事长、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、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、海峡两岸基金会副会长、十届全国工商联常委这五个头衔,根据官网信息尚无法查实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、中国国际商会、中华慈善总会的官网中,都没有陈光标担任该机构理事长、副会长的信息。光明日报发自2010年3月的一篇报道显示,陈光标是中国红十字会常务理事,而非理事长。

  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网站仅称,陈光标是海峡两岸基金会副会长。

  “政事儿”发现,与海峡两岸交流有关的基金会,既有创办于2012年的海峡两岸中国传统文化交流基金会,也有创办于2007年的海峡两岸和谐发展基金会。那么陈光标是哪一个基金会的副会长呢?这两个基金会网站都没有相关信息。

  据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官网显示,陈光标是第十届执行委员会委员,但不是常委。

  16年全国两会“旁听哥”

  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9年2月,陈光标被增选为江苏省政协常委,2013年卸任,不过仍然是江苏省政协委员。

  来自当地媒体的报道显示,2014年之前,江苏省政协委员陈光标的履职热情很高,曾提出多个有关注度的提案和建议。

  他曾建议人民币改版,在人民币上印上《道德经》、《弟子规》、《论语》等名篇名言,以弘扬传统文化;公开中国富人财产及国籍信息,以此规避“隐形富豪”;希望江苏制定“好人保护法”,并成立“好人基金会”,让“好人”在帮助别人时没有后顾之忧。

  不过,2014年的江苏省两会,陈光标突然从“高调”转向“低调”。

  “对提案只字不提。而以往,他会把自己的提案复印多份,给媒体分发传阅”,当地媒体报道称,陈光标当时表示:以后不再参加任何中国慈善评奖活动。“让给其他人,今年要‘降温’,少上‘头条’。”

图为参加2014年江苏两会的陈光标
  图为参加2014年江苏两会的陈光标

  与担任江苏省政协委员的履职表现相比,陈光标参与全国两会的热情更高。

  虽然既不是全国人大代表也不是全国政协委员,可陈光标从2000年开始一直旁听全国两会,连续旁听16年,被媒体称为最执著的“旁听者”。

  2012年全国两会,陈光标头戴雷锋帽、身穿军大衣亮相。第二年的全国两会,他换上了一身绿色西装和一顶绿色帽子。自此,一身绿色成为他的两会“标配”。

2013年3月,陈光标身着绿衣,骑自行车去旁听两会。

  2013年3月,陈光标身着绿衣,骑自行车去旁听两会。

  陈光标接受采访时表示,2000年他还是“草根农民”,但有很多想法。听说人大政协可以听取来自民间的建议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建言献策,他上下申请,终于拿到了全国两会“旁听证”,“参加两会,是我自己凑上去的,从没人主动邀请过我。”

  他还称,因为没有提案资格,他就想了个招,把自己写的建议印上“陈光标建议”五个,塞到一个环保袋里,再把袋子搁在全国两会的大会资料取阅台上,希望拿材料的代表、委员也能顺手取一份。每场会议结束后,如果取阅台上还有剩下的袋子,他就拿到会场里,“塞给”代表委员,或者送给记者们。

  “政事儿”发现,旁听全国两会期间,陈光标也常有其他高调行动。

  2014年3月3日,他就来到北京金融街的一个小区,发放环保袋,宣传环保,还献唱自己根据《万里长城永不倒》改编的歌曲《立法治雾霾》。

  “我不会遗臭万年”

  2014年7月,陈光标曾接受新京报专访,回应了“官商勾结”、“伪善”等质疑。

  对于“有说法称你官商勾结,做慈善另有所图”的说法,陈光标当时表示:我敢肯定地说,现在没有一个政府官员帮助过我,一个都没有,他们知道我高调,往往躲着我。和我合作,捞不到油水,这么多年,我没有给官员送过一分钱,也不会送美女,但凡是我的项目,往往被PASS掉。现在十个业务九个都是二手。我希望政府部门能公平公正,支持我,没有政府支持企业做不好,我真的不想接二手活了。企业效益好了,才能反哺更多人。

  对于“伪善、图名图利”的质疑,陈光标当时称:多少年都有这种话嘛,我听到就装没听到一样,你不要忘记一个手指指向陈光标的时候,下面3个手指指向自己,首先问你做了哪些好事,你没做你没有资格指陈光标。我觉得我做的好事大家是看得见的,我用我的身体力行,真金白银地去做,不是嘴巴在叫。

  专访中,陈光标还谈到了自己的家庭,“我22岁时,跟我夫人谈恋爱,不到两个礼拜,她父亲要见我。我就到他家,他请我吃饭,喝个小酒,我吃过饭以后出去散步,他跟他女儿说,你找这个男朋友啊,以后要么名垂青史,要么遗臭万年。我知道后,我说你告诉你爸我只会名垂青史不会遗臭万年。因为我对我自己的终生目标要求,只做好事,不做坏事。”

  新京报追问:你要名垂千古?

  陈光标回应:肯定名垂千古啊,反正不会遗臭万年的。我没有做坏事嘛。做坏事才遗臭万年啊。你现在让我讲做坏事,我肯定讲不出来。

  “政事儿”撰稿/新京报记者王姝 实习生周闻韬 校对:陆爱英